辞木又打游戏去了

背景by眠几太太@眠不知老几
约稿走小窗

【华武】采莲

哈哈哈哈哈哈嗝谢谢夏日

但是为什么是年下!!!!!指指点点

夏日~沉迷楚留香无法自拔:

※温辞道长 @辞木去玩楚留香了有事烧纸 生日快乐啊_(:з」∠)_18岁了嘻嘻嘻
※名字来着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”,华山名字……再说,再说。
※最后,声声慢醉倚晚晴,id温辞,娘家人给道长征婚了(bu)


【华武】采莲
  一袭白衣,身围长剑,素静有有点冷淡的面容,这便是那个小团子对那位道长的印象。
  
  小团子百无聊赖地踱步在华山执剑堂,背着手看着师兄弟们闪出的剑意,打了个大哈欠。
  
  “华xx!你又在偷懒!今日的功课……”身后忽然响起了师姐的咆哮,小团子脚底抹油般,一溜烟便跑没影了,身后的声音也仿佛消失在了漫天的大雪中。
  
  今日可不能被师姐抓去练功。
  
  小团子来华山已五年有余,这五年中,除了前两年在功夫上刻苦一番外,后面三年却将师兄们身上的坏脾气学个底,剑法倒没有落下,却多了几分无赖。
  
  喝酒打架闹事,小团子在这短短数年,尝了个遍,门派内的师兄弟们每人一句都可以成为话本了。但调皮虽调皮,可这小团子做的这些事可都是惊动两大门派,让华山人引以为豪的大事。
  
  剑法初成,便打上武当,要求迎娶武当温辞道长。打坏人家三道门不说,光这个要求都让人毛骨悚然了。
  
  奈何道长听着头疼,闭门表示哪来的疯子,赶走。
  
  喝得淋漓大醉,偷偷溜进武当,摸到温辞道长房内,抱住人便一阵大嚎,你不嫁我便不走了。
  
  温辞道长看清团子,叹口气,把人丢回华山,丢下一甸金子,留下治病二字,转身潇洒离去。
  
  日常武当弟子上门讨债,一张人皮面具混入其中,痴痴盯着温辞道长过久,被发现,丢回华山,并要挟交出被他绑在柴房的武当师弟。
  
  温辞道长可谓在这个当年随手救下的团子手里,丢了不少颜面。
  
  可日日夜夜被人如此纠缠,在这冷冷的修道途中倒不免多了几分人气,久了便也生出几分牵肠挂肚。
  
  例如今日,生辰之夜,师兄弟忙里忙外,好不热闹,可就是觉得少了几分喜气。
  
  “诶?你们别拦着我啊!道长!道长!看我路过江南给你带的好酒,这可当了我不少珍玩才换来的!”小团子被师弟们拦在门外,温辞道长不住笑了,摆摆手,放他进来。
  
  你那些破玩意也早该丢了。温辞道长想。
  
  不止为何,这一日生辰过明明和往年差异不大,却又似乎哪里有点不太一样了,明明并无酒光氤氲,歌舞乱耳。
  
  小团子又醉倒了,然后死性不改地又一次扒住温辞道长,还像小时候那般,哭闹着,温辞道长不嫁我就不走了。多年来,都不曾添新词,也不知道换点新意,年年都是那一坛酒,那一个人。
  
  温辞道长把迷迷糊糊睡倒在脚边的人抱回去,这一次,放在了自己房间。
  
  既然你都追了我五年,那便应了吧。
  
  薄唇轻启,便是一生的承诺。
  
  小团子依偎在道长的道袍里,闻着道长身上淡淡的莲香,心里道,师姐,我终于把媳妇娶回来了。
  
  华山的师兄曾说,龙渊那处的莲花很难采摘,每次去都要冻得猛灌好几碗胡辣汤,可是这世上,最难摘的还是武当那些自命清高的雪莲。
  
  嘻嘻,师兄们,师弟我摘到啦!

评论(2)

热度(18)

  1. 辞木又打游戏去了夏日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哈哈哈哈哈哈嗝谢谢夏日 但是为什么是年下!!!!!指指点点